葫芦岛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魔导联盟 第五百六十章 在雨中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3:47 编辑:笔名

魔导联盟 第五百六十章 在雨中

p:p让大家等了很久,十分抱歉……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寻找他的理由了吧?

当初的自己一心想要找到那个人,似乎她只要见到那个人,一切疑惑都能得到解答。不对,她想要的,可能只是……希望。

论多么绝望,总会有希望等在前面。

在父亲绝望的时候,希望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可是现在呢?希望到哪里去了?曾经给予了父亲希望的人,这一次,却不能给她希望。她想起亚撒遥远的身影。那时的她,并没有看清亚撒,不知道他当时在想什么。亚撒,不会再救她了吧?

伊凡会去找亚撒吗?

至今想起跟伊凡有关的事情,还是觉得难过得几乎要窒息,就像沉入极深的海底,只有身上的斗篷,带着某种不可忽视的力量暖暖地包裹着她。她静静地瞪大眼睛,红色双瞳里投射出倔强慑人的目光,悲愤的气息仿似海上波澜震荡着整个船舱里的空气。

埃维尔没有回答,她却觉得浑身的力气正一点一点卸去。

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即使再一次回想起过去的经历,也不得不承认,她只能这样离开,没有别的办法。她早就路可走了。

以后,伊凡还是会作为魔导联盟年轻的执行着,为守护人类而努力吧?

他恐怕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知道艾夏是魔族的后裔。他会怎么想呢?以后,艾夏也会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继续……守护他们,即使,没有人会知道。

那辛积在心底的、法忘却的故事,终究,都会变成回忆的。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东西,从一开始就已注定,永远都没有办法改,就像。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长长的发丝还没有干透。沾着雨水的发丝声地垂了下来,遮住了艾夏的脸庞。

……

耶林地区,天使港。

大雨仍在下个不停,天色阴沉得就像黑夜。风里透着刺骨的湿冷。这是这个夏季冷的一天。

中年壮汉默默地拉扯着头顶上商人式的旧皮帽。

码头上的人不算多。教会派来的军人一脸颓丧地在狂风呼啸的海岸上来回游荡。看起来他们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了,只盼着赶紧回到温暖的屋檐下面。

比他们焦急的是那些有亲戚朋友住在弥赛亚岛的人。

中年壮汉坐在库房角落一张旧木椅上,听着库房里充斥着忧虑的喧哗。在这间可以望见大海的库房里。三三两两的,有人时不时低语、哭泣、叫嚷,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库房经过临时的改造,摆了桌椅,勉强可以休息。中年壮汉扫了他们一眼,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乱成什么样了,唉”

没有人想象得到,这个跟他们一起等消息的不起眼的中年壮汉,就是帕兰大陆有名的商会,奥古斯都商会的会长,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圣焰”。

虽说圣焰经常乔装打扮,可毕竟是个富商,待在这么一间湿漉漉乱哄哄的库房里……不有些郁闷。可他没办法,星所拜托的事,他不放心交给别人。

“所以说打仗之类的,烦人啊”他朝着脏兮兮的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在朝谁埋怨。

居然被辩雨给困住了,这场辩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由他的某位朋友引起的呢,这么一想圣焰真觉得有够语。他不会空间魔法,没法在风浪里穿越大海,他也不能把受伤的龙牙叫来带着他飞,这一次,除了和普通人一样干等着,他没辙了。

从库房的门往外望去,码头上所有的船只都早已放下风帆,固定在避风的地方,十几米高的浪头毫不怜悯地推挤着那些船只。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跟对面那个孤零零的小岛取得联系呢?此时的弥赛亚岛,就像他所预料的那样,完被孤立了。

星想打听的那个小魔导士,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圣焰知道自己应该多问一点的。关于艾夏特兰德,他以前得到的情报只有那么多。他知道那个魔导士少女今年只有十五岁,去年秋天才加入了联盟,虽说魔力水平不高,任务经验倒还是蛮丰富的。听乌鸦说,那丫头很善良,时常犯傻,不过总是有人保护她,可是乌鸦也不知道她跟星之间有什么关系。

圣焰知道自己应该问清楚的。只是,面对如此痛苦的星,他还能开口问什么呢?

“你真会惹麻烦啊。”圣焰忿忿地咕哝,带着一丝自嘲的味道。这一路他已经自嘲了数次了。事实上,他并不觉得那个女孩会平安事

,他也不觉得自己能打探到什么让人欣慰的消息。

乌鸦说,那女孩伤得很重,甚至,有本源魔力中毒的迹象。

乌鸦还记得那个魔族王子埃维尔当时所说的话。使魔?难道她是魔族吗?圣焰也不想考虑那么多,现在这种情况,想多了没有一点用处。

关键是什么时候这风浪能平息啊

怀表的指针一遍一遍绕着圆圈,外面的风雨,仓库里的嘈杂,还有人纷乱的心情……

……

“附近都找过了?”

约翰抹了一把满脸脏兮兮的雨水,暴雨早已让他身湿透,在他面前,几个教会士兵与魔导士奋力地点着头。

顿时,一直绷紧后背的他垮下肩膀,露出了法掩饰的颓丧表情。他知道的,所有人都已经尽力了。艾夏不在约亚小城附近,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大雨还是没有消停的迹象。

再往远方,就是一片灾难过后的狼藉,即使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那种震人心魄的毁灭气息。仿佛是大地被命运之手摧残,那种伤,永远都法恢复。而且,通往清风港的道路上仍有一些魔物徘徊着,要是叫人顶着漫天风雨去那么远的地方寻找艾夏,对别人来说也太危险了。

约翰心底狠狠地挣扎了一阵子。他可以独自一人过去,只是这样的话

“约翰先生。”

蓦地,有人从背后叫住了他。

约翰立即转过身,他早就知道是谁朝他走来,他正想见到她呢。秀琳依然攥着那把似乎要散架的黑色雨伞,可能是因为雨水太冷,她脸色白得发青。约翰掉头跑到秀琳跟前。

“她不在附近。”约翰飞地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恳求。秀琳一向很敏锐,他想秀琳一定明白他的意思,一定会想出办法。

然而,秀琳的表情却并没有变化,就像是戴上了面具一样,看不懂那是什么表情。

“……等等吧。”她轻轻蠕动了一下嘴唇,“暂时……不用找了,我想……”

迟疑了一会儿,约翰慢慢张大了眼睛。

“我想……就让大家休息一会吧。”秀琳说完,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张辉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有哪些医生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刘嵩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导医台电话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庹有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