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域神传 第二章 刁难?

发布时间:2019-10-18 19:51:04 编辑:笔名

域神传 第二章 刁难?

“咚咚咚……”刻意的,似是想引发宁无邪注意,岳青山敲了敲桌子。

只是这般动作明显有些多余了,宁天真的注意力可是一直在他们身上呢。

岳青山拿起桌子上摆放着的一个茶杯,茶杯不大,出现为一种朦胧的半透明,为翠绿色,好似玉制。

“青碧冷玉——倒是不错的选材,冷玉虽是属寒,却是恰好中和茶水的热,就是不知道这茶如何了……”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岳青山若有所指地道。

宁天真微微一笑,此刻倒是恢复了一向的从容,道:“不知阁下想要甚么茶?小店虽是不敢称罗了天下名茶珍品,但各种上等好茶玉叶倒也是不少,想必能够满足阁下的需求。”

“哦?口气倒是不小,小兄弟这般倒是不像开茶社做生意的啊!”岳青山语气平淡,眼中凌厉之色更浓,直直注视着宁无邪的双眼。

此时宁天真也是发觉到二人的异常,撇开少女不说,单从中年人这咄咄逼人的语气,宁天真便是知道——来者不善。

与岳青山那凌厉的目光对视,宁无邪也是分毫不让,收了收的笑容,平静如水的脸色照旧从容,没去接岳青山的话茬,直接问道:“两位要点什么?”

一直默默旁观的慕灵儿暗暗吐了吐舌头,动作俏皮而可爱。

慕灵儿时而看看一脸淡漠的宁天真,时而又看看气势逼人的岳青山,有些莫名,更不理解一向亲和的岳叔叔为何在此时要这般作态,明显是想刁难这名少年的口气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人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吗?心中疑惑,却是没有出声,照旧是默默看着局势的发展。

“呵呵……”冷笑1声,岳青山点了点头,道:“好,我倒是好奇,你这里有没有我想要的茶。”

“请便。”

岳青山虽然脸上一副生人勿进样子,心里却是在暗暗点着头,从见到宁无邪时岳青山便是一直观察着,他自然是第一眼就已经确定,宁天真便是他要找的人,至于为什么一眼便可以看出,这个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对于宁无邪这一系列的表现,岳青山还是很满意的,但明显是想刁难一下宁无邪的他可是没有要就此作罢的意思。

思索片刻,岳青山便是再次开口了,“春来取花作引,夏至接绿为底,秋起揽青为辅,冬始收红为茶,水取雪山冰莲之露,烧至七分。杯取火纹灵玉所制,烤至三层。”

随着岳青山一句句说出,宁天真的脸色也是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话罢,岳青山饶有兴趣的看着宁无邪,玩味道:“不知小兄弟可知道这是什么茶?”

“……”

宁无邪一时间哑口无言,饶是之前还信心十足的他此时也是被中年人所说的这种茶给搞得措手不及,他也是没想到中年人会知道这种茶的存在,更没想到会要求点这种茶。

岳青山口中所说的茶,就连宁天真也只是在典籍中见到过,在宁无邪看来,这种茶根本不可能存在,至少宁天真是没听说过有谁见过这种茶,乃至,有些人连这类茶的名字都没听过。

四季茶,便是这种茶的名字,简单的名字却是包罗万象,想要泡出这种茶,无疑是难比登天。

春夏秋冬,四季各取一种茶叶,看似简单的一个条件却也是没法泡出这类茶的最大因素,其中关键就在于这四种茶叶的采摘条件以及生长环境

春时,需取蓝萤花,蓝萤花,只生长于春季的深海,是一种发着淡淡荧光的奇花,花无叶,一株蓝萤花有着5瓣,花瓣出现为蓝萤色,采摘需让其自行掉落,不可主动采摘,若不然便会瞬间枯萎,失去原本的价值。蓝萤花虽是一种茶,但其本身重用更是繁多,有着恢复、治愈、补全神魂的作用,其价值不言而喻,若是一个神魂完好的灵师服用了蓝萤花,更是有着增强神魂的功效,只是这一点,蓝萤花就成为了灵师眼中的无价之宝,使得无数大能为其趋之若鹜。

单是春季的蓝萤花便是已如此,另外三种茶叶根据宁天真所知晓的,相比蓝萤花的珍贵程度也是只高不低,无论是生长环境亦或是采摘条件都是非常刻薄。

抛去茶叶不说,岳青山最后两句也是关键,茶叶采摘难如登天,故而奠定了四季茶的无尚地位,泡四季茶所用的水与茶具也是同样讲究。

雪山冰莲指的是生长于极寒雪山上的一种雪莲花,称之为“寒冰雪莲”,而泡茶的水便是要取用雪莲花在生出莲子时产生的冰露,冰露的产生相比蓝萤花的苛刻也是不遑多让,想要收集到足够泡茶的冰露不单单是要靠耐心,更是要靠运气,不说寒冰雪莲本身就是天材地宝,极其稀少不说,更是要找到一株正在生莲子的寒冰雪莲,这种概率,怕是只有气运齐天的人才能遇到吧。

最后就是那所谓的“火纹灵玉”,这种东西,宁无邪也是知道的不太清楚,在他所看的典籍之上,也是只有1句简单的描写:“地火伴生之物”,至于什么是“地火”,宁无邪就无从得知了。

“四季茶……”沉默良久以后,宁天真才艰难的开口道。

“嗯——?”这次倒是轮到岳青山惊讶了,他说出这种茶本就是没打算宁天真这里能有,别说是这里,据他所知,如今的神域,能泡出这茶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令他惊讶的是,宁无邪竟然是知道这种茶的存在,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宁无邪并没有听出岳青山的惊讶之意,只以为对方是在问自己,只好说有些泄气的道:“这类茶我们这里的确是没有……”宁天真倒是也没有去解释这茶的不凡,和这类茶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刻薄条件,对方既然说出了这类茶,那自然也是对这种茶有所了解,他也不用去多做解释甚么。

另一个原因也是由于之前夸下海口的他如今确实是没有拿出对方所要求的茶,以宁天真的高傲性情,也是不愿意去辩解甚么,更没有要质疑对方提出这类要求的合理性,没有就是没有,多说无益。

宁天真的这类表现再次让岳青山惊讶了一下,这可不像是一个少年人该有的表现啊……

“先生所说之茶老婆子我这里的确是没有,不过若是先生真想要尝上一尝这劳什子的四季茶,老婆子倒是可以推荐先生去个地方。”

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间响起,很是突兀,没有丝毫预兆。

声音并不大,甚至可以听出说话之人明显地压低了声音,但惊奇的是,在场三人都感觉这声音好似就在耳边响起一般。

声音响起的同时,在场三人也是出现了不同的反应,最为激烈的便是岳青山,当这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岳青山脸色便是1凝,瞳孔都不禁是紧缩了一下,虽是没有太过明显的动作,但从其急剧变幻的脸色不难看出,此刻他的内心已经不再平静,身形更是下意识往慕灵儿的位置靠了靠。

相比岳青山,慕灵儿倒是显得平静了许多,只是在声音响起的时候下意识去寻觅声音的来源。

“鹤奶奶……”

宁无邪脸色1喜,急忙是看向茶社门口处,在那里,正有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妪杵着一根雕有鹤头的拐杖静静伫立着,她的出现好似无声无形,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宁无邪几步来到老妪身旁将其扶住,有些责怪的道:“都说了让您在家就好,这里有我看着呢。”

“你个臭小子,要不是我来,看你怎样下台,以后看你还敢不敢胡乱吹嘘,这下好了,闹笑话了吧。”

老妪没好气的瞪了宁天真一眼,但却是并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语气中夹杂着尊长对晚辈的慈祥与宠溺。

宁无邪窘迫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天真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

“你呀你……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年轻人有点傲气是正常的,这些年把你放在这茶社就是想磨一磨你的锐气,现在我算是看出来了,锐气是没磨掉,这吹牛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额……”

宁无邪听着老妪的唠叨,没有露出丝毫的不耐,静静的在其身边,想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称是。

宁无邪扶着老妪进了茶社,找了一个位置让老妪坐了下来,以后便是自觉的站在老妪身后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没有再去管宁天真,老妪终是将目光移到了岳青山与慕灵儿的身上,更准确的说是只看向了岳青山。

福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西白癜风
信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福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江西白癜风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