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最强法宝商 第一十五章 谁的猎物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7:22 编辑:笔名

最强法宝商 第一十五章 谁的猎物

朝他们的方向奔驰而来的是一只成年的银角鹿。

银角鹿是百弄山特有的野兽,是百弄山里的dǐng级野味,肉质细嫩美味。因为其机警而且动作敏捷,极难猎杀。

这银角鹿似乎是慌不择路,竟朝他们的方向疾驰而来。这让两人一阵惊喜。

这银角鹿毕竟机警,看到前方有人,立即改变了方向。

眼看银角鹿就要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陈德拿出发射连珠三箭的射箭速度,立马一箭朝银角鹿射去。

看到陈德的箭射出,张之良象以往一样,立即持刀扑向银角鹿。

毫不辜负张之良的信任,同以往一样,陈德的箭命中了银角鹿。箭扎在银角鹿的右后腿上。

银角鹿的伤影响了它的奔跑,经常持刀追杀猎物的张之良早已练得身形矫健如燕,不久就追上银角鹿,几刀之后,银角鹿倒在了血泊之中。

两人兴奋地伐了一棵xiǎo树。之后,将银角鹿的四肢捆在一起。

正准备用xiǎo树砍成的棍子抬起银角鹿,就听到了朝他们疾驰而来的马蹄声。

两人刚直起身,就听到一声弓弦响。

两人心想:不好,同时急急各往一边跳开。

一只箭在陈德左手边一尺多处掠过,“噗”的一声,插在他身后的泥地里,箭尾在震颤着。

躲过这支箭,陈德紧张的心情放缓了些。

就看到四个人骑在马上,一阵风一样,很快在距两人十多丈处停下。

领头一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衣着华贵,明显不是大元国的服饰,手里正握着弓,一脸狠厉的样子。

显然,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

他左手边一人身上却是青色的大元国的服饰。

身后两人穿戴着大竺的黑甲,身形孔武有力,俱在腰间悬挂着大竺的制式*,其中一人身后背负着一张弓。

公子哥模样的少年,将弓收起,拿马鞭指着陈德两人叽里呱啦地説了一阵。

陈德和张之良都不知道他在説什么。

这时,那青衣人就开腔了:“德云公子説了,那银角鹿是他的猎物,你们把银角鹿留下,就放过你们。”

陈德一听,怒上心头:刚刚被射了一箭,显然对方想要人命,现在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过来就説银角鹿是他的。

他大声道:“这银角鹿明明是我们猎杀的,怎么就是你们的猎物了!”

德云公子轻蔑地説了几句,青衣人翻译道:“德云公子説的,这银角鹿是我们先看到的,被我们追赶到此处,这猎物自然就是德云公子的。”

张之良也气不过,大声道:“你放屁,这银角鹿明明是我们的。”

青衣人脸色一变:“好你xiǎo子,我劝你们识相diǎn,连你们的命都是德云公子的,説要就要,快滚吧!”

陈德和张之良相互都看了看对方。

陈德心里明白:现在是四对二,对方三个是成年人,其中两个还是军士,实力太过悬殊,明智的选择只能是先忍一忍了。

陈德不甘地説道:“我们走”。

两人鉴于前面的一箭,他们不敢转身,缓缓地退入旁边的树林,之后才转身飞快地离开。

见两人离开,马上的四人哈哈大笑。

青衣人翻身下马,把银角鹿提起来,然后紧固在他的马背上。他用大竺话对德云公子説:“算他们识相,倒是省了我们不少手脚。”

陈德和张之良走在树林里,有些漫无目的,心里很气愤和沮丧。因为自己的弱xiǎo,不得不在恶人前忍气吞声、忍让。

这一天,他们的运气真是不好,不知是何原因,他们在森林里转了好久,竟没有碰上其它猎物。这更让两人对之前的遭遇气愤不已。

不知不觉间,两人转到一条溪流边,两人不再像之前毫无方向地乱转,开始顺着溪流往下走。

走着走着,两人前面渐渐开阔,又走了一阵子,他们顺着溪流来到了一条xiǎo河边。

河岸两边是绿色的草地,一些地方形成不同的坡度,一些地方则相当平整。草地的一边是连绵起伏的山林,一边是清澈的河水,构成了秀丽的景色。

陈德欣赏着两岸的风光,就听到张之良“咦”的一声,他顺着张之良的目光望去,看到清澈的河水里有一道顺流而下的红色的血迹。在午后的阳光里相当的显眼。

两人好奇心一起,就顺着河岸往上游走,想看看这血迹从何而来。

两人不紧不慢地往上游走了一会儿,突然就听到前面有説话的声音传来,还有人劈砍干柴的声音。

听到説的是大竺话,两人心里一紧。不由得就猫下了腰,矮着身子就潜进左手边的树林。

两人躲在一丛茂密的灌木之后,听了一会儿声音,陈德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心里有了计较。

他对张之良耳语道:“阿良,想不想报刚才的仇?”

两人的眼力、耳力均超过常人,张之良听到陈德的话,立时明白了:在前面説话的人,十有便是早前抢了他们的银角鹿的那伙人。

听到陈德这么説,张之良还未完全明白陈德的意思,他就低声问道:“报仇?怎样报?”

陈德低声地回答:“我们一起干了他们!”。

听到这话,张之良吓了一跳,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发白。

张之良可从未动手杀过人,何况现在人家是四个人,他们只有两人。对方还是三个大人加一个年纪大过他们的少年,实力对比太悬殊了!

张之良心里实在没底,他一时之间不敢下决定,心里犹豫着,就沉默了下来。

陈德明白他心里担心的是什么。

对于已经两次手刃敌人的陈德来説,可是镇定多了。

他清晰明白地对张之良低语道:“刚才他们抢银角鹿的时候,面对面拼杀起来,我们一diǎn胜算都没有。现在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我们可以偷袭他们,突然攻杀他们,至少有五成胜算。”

听到陈德这么説,张之良吞了口唾沫,艰难地説道:“只有五成的胜算吗?”

陈德定定地看着张之良,説道:“阿良,你敢不敢?”

张之良也是有胆色的少年,陈德这么轻轻地一激,他的豪气一上来,把头一diǎn,就答应:“好,跟你干了他们!”

两个有diǎn胆大包天的少年,开始进行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次惊人之举。

毕竟在这山林里打了好多天的猎,两人对如何袭杀猎物有了一定的经验。他们尽可能地把身子伏低,蹑手蹑脚地朝发出声音的地方潜去。

等靠近到合适的距离后,两人匍匐在茂密的草丛和灌木之后,开始仔细地观察对方的情形。

果然是冤家路窄。

河岸边一处平坦的草地上支起了一dǐng军用帐篷。

那德云公子和一个更壮实的军士正盘腿坐在一个简易的xiǎo木桌旁,在喝东西,看不出是喝茶还是喝酒。

另一个军士正在劈砍干柴

最强法宝商  第一十五章 谁的猎物

两个军士此时已经卸下了盔甲。

而那青衣人在河水边,正拿着一把刀,将吊在架子上的银角鹿剥皮开膛,不要的下水等物,就顺手往河里扔。

看起来,这些人正在准备晚餐。只是不知道他们准备是用锅烹,还是烧烤。

为了更有把握,陈德仔细地想了想,然后对身边的张之良道:“等他们进餐时,我们才动手!”

张之良有些不明所以,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陈德解释道:“那时候,他们手里就没有兵器,最放松,没有防备。不象现在,有两个人手里拿着家伙。”

“那不如等晚上他们睡着了,我们再动手。”张之良想了想,説道。

陈德説:“不行,他们晚上肯定有人轮流守夜。再説等到那个时候,我们会饿得动不了。”

张之良diǎndiǎn头:“好,听你的。”

两人嘀嘀咕咕了一阵子,确定了他们的战术。

选好位置后,便静静地潜伏在那里。

张之良第一次准备暴起杀人,而且对方比他们强多了,心里非常地紧张。他先是有些发抖,然后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僵硬。

他旁边的陈德却是轻松多了,毕竟他已经两次经历生死考验了。

陈德猜测可能要等好长一段时间,他们要等的时机才会出现,他就半眯着眼睛,全身放松地在那儿静静地匍匐着,不时无声无息地稍微改变一下姿势。

张之良在那儿浑身不舒服地匍匐着,当他往左一转头,看到陈德匍匐在那儿一diǎn也不紧张,呼吸很平缓。张之良顿时感到自己也没那么紧张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也全身放松下来,安静地潜伏着。

河边的四个人,显然青衣人和一个军士的地位较低,德云公子和那个更壮实的军士一直只是在桌边吃喝聊天,青衣人和另一个军士则不停地在忙活。

他们俩要处理猎物、生火、在篝火上面搭起架子、在架子上吊起一口锅烹制食物。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在篝火边忙活的两人快把食物烹制好了。

这个时节的风向不定,陈德和张之良开始不时地闻到很香的肉香味。他俩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这么香的肉香味了。

显然这四人带着不少的调味品和佐料,这极香的肉味弄得两人不时地吞咽唾沫,让饿了大半天的两人,觉得肚子好饿。

在篝火边忙活的两人终于把架子上的锅取下,端到桌子上。然后到帐篷里拿来几瓶酒和几付餐具。

陈德知道时机要来了,用右手碰了碰张之良,低声道:“准备了。”

张之良diǎn头应道:“知道了。”

陈德悄悄地从后背箭囊中取出了几支箭,插在自己面前。

他之前想好了,如果对方四人在刚进餐时一起碰杯,在他们干杯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

陈德和张之良睁大了眼睛注视着围坐在桌子边的四人。

看到他们给酒杯里分别倒满了酒,三个人举起杯向着德云公子嘴里説着什么,肯定是在向德云公子敬酒。

陈德看到他期待已久的时机到了,悄悄地站了起来。

ps:纵横新人,求支持。求diǎn击、收藏、求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如何乘车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来院路线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费用高么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能用医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