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渔色大宋 第283章-又见徐秉哲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4:57 编辑:笔名

渔色大宋 第283章:又见徐秉哲

徐子桢急着想赶到汴梁.哪怕在路过德顺军地界的时候也忍住了沒去看看种师中和柳风随他们.可是就算再急他也不可能把卓雅丢下扬长而去.不说人家是位金枝玉叶的公主.就说徐子桢这惜花的性子也做不出來.

京兆府位于永兴军路地界

渔色大宋  第283章-又见徐秉哲

.算是这一路的省会.治下有长安咸阳等州县.是大宋时期军事及商业重地.徐子桢原本只知道地名.可当來到城外时顿时恍然.这不就是西安么.

巍峨高大的古城墙安静地耸立着.带着股无声的威压.徐子桢曾在他那年代去过西安.自然一眼就认了出來.这里曾经作为秦汉等朝的国都.城墙自然也是别处无法比拟的.

故地重游.却已不是在同一个时代.这种感觉很奇怪.可徐子桢暂时沒这份闲情雅致.匆匆带着卓雅进城随便投了家客栈.他心里直懊恼.真不该这么玩命的赶路.现在终于赶出事了.这一病也不知道得耽搁多少时间.

卓雅自己就是个神医.但老话说医者难自治.何况卓雅现在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了.徐子桢生怕她一不小心拿刀伤药给自己吞下去.那就顺带着再治肚子疼吧.还是当地找个大夫靠谱.

京兆府很繁华.街上车水马龙热闹无比.徐子桢是两眼一抹黑.最后还是问了掌柜.才打听到离这最近的一家医馆的位置.

到了医馆找到大夫.把卓雅的情况简单一说.也就是疲劳过度加感冒.配点药休息休息就好.春天得风寒的人多.大夫都懒得出诊.配了些药用黄皮纸包作一串.让徐子桢拎回去自己熬.

从医馆回客栈只隔了两条街.徐子桢拿着药加快脚步走了回去.卓雅的脾气出奇的倔.明明已经病得不轻了还是咬着牙不吭声.要不是最后实在支撑不住摔下马來.徐子桢都不知道她病了.

他这边刚转过一个街角.就听身后传來一阵筛锣声和呼喝声.转头一看是一列仪仗.打头的是两排穿戴簇新的衙役.手里高举肃静回避的牌子.随后是四乘大轿.两顶在前两顶在后.一队兵卒在队后压阵.

两名衙役端着水火棍在前头驱赶行人.那些稍稍回避慢些的就直接拿棍子打.摊子摆得近些的直接掀翻.热闹的大街上顿时鸡飞狗跳一阵慌乱.徐子桢暗骂一声避到一旁.他现在还是逃犯.而且卓雅在客栈等着他的药.能不惹事就尽量不惹事.

街上的百姓也是纷纷闪到旁边.唯恐避之不及.脸上都是敢怒不敢言的神情.可偏偏还是有人沒能避开.就在徐子桢身旁不远处有个老头.本來正背着手瞎逛悠.也不知道是耳背还是反应慢.竟沒能及时避开.两个衙役看都不看直接拿棍子拍了上來.

水火棍是衙役专用的东西.差不多有茶杯口粗细.一人來高.这东西要砸实在了就连徐子桢这样的小伙子都受不了.更别说那老头了.眼看棍子就要砸在老头腰上.徐子桢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拖开.两根棍子一下落空.

两个衙役对徐子桢狠狠一瞪眼.好在沒过來找麻烦.接着开道走了过去.那老头被徐子桢这么猝不及防一拽差点闪了腰.哎哟一声坐倒在地.

徐子桢慌忙把他拉起:“老爷子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老头拍拍身上的尘土.不在意地道:“沒事.要不是你老子这两棒子就吃结实了.”说着侧头看看那队仪仗.啐了一口低声骂道.“王八羔子.早晚收拾你.”

徐子桢又看了一眼老头.见他五十來岁年纪.个头倒不矮.就是半眯缝着眼睛.眼珠子骨碌转着.怎么看都有些猥琐.身上穿了件半新不旧的葛衫.浑身上下也沒个挂饰.看着连有钱人都不象.徐子桢忍不住笑道:“您还打算半夜杀他家去怎么的.”

老头白了他一眼:“你当老子傻啊.那好歹是京兆府尹.老子不过是过过嘴瘾你也信.”

徐子桢恍然.原來是京兆府一把手.难怪这么嚣张.他下意识地转头又看了一眼几顶轿子.却见一顶轿子忽然掀起帘子.露出一张脸來.象考察似地打量着街边的景色.徐子桢脸上的笑容猛的僵住.

那张脸他太熟悉了.最近这段日子里时常在他脑海里翻滚.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金城关宣读圣旨贬谪温承言和捉拿自己的那位钦差..徐秉哲.

徐子桢的脸瞬间变得铁青.同时赶紧低下了头.徐秉哲是认识他的.万一被他看见就是个麻烦.但是他沒打算立即离开.而是不着痕迹地躲到了人后.仪仗一过他就冲老头摆摆手告辞.然后远远跟了过去.

当初逃出宋境是自己的计划.这倒沒什么.可温承言如此清官.却接连遭贬.就是这班奸佞之臣搞的鬼.这口气要是不出徐子桢实在憋得难受.

在跟了几条街后.仪仗停在了一处宽敞宏伟的建筑前.门楣高耸气派非凡.正是京兆府公堂.轿子落下后徐秉哲和另一名中年官员下得轿來.徐子桢立刻明白了.那人才是京兆府尹.徐秉哲怕只是路过而已.

他的猜测立刻就证实了.后边两顶轿子里下來了两个妇人.一个老些.一个年轻些.京兆府尹过去作了个揖.笑吟吟地道:“正彰见过老夫人.嫂夫人.”

那年轻妇人福了一礼.随即搀住老妇人.老妇左右看看.对京兆府尹点点头道:“多谢贺大人.这可打扰了.”

贺正彰笑道:“老夫人可折煞正彰了.我与秉哲兄亲若兄弟.谈何打扰.”

徐秉哲在一旁也笑眯眯地搭着话.一行人随即进了府内.大门又关了起來.

徐子桢在远处角落看得清楚.心里默默盘算着.可是京兆府门前禁卫森严.寻常人连大门口都无法接近.更别说混进去了.

他想了想还是先回客栈把卓雅医好再说.顺便慢慢想点子报仇就是.主意打定他转身就要准备走人.可刚转过脸就发现身后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正瞪着他.

烟台男科
烟台男科医院
烟台男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烟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